<b id="rd2ir"><i id="rd2ir"></i></b>
    1. <i id="rd2ir"><bdo id="rd2ir"></bdo></i>
      1. <samp id="rd2ir"></samp>

       

      荒心假期

      發布時間:2023-05-11 07:35 | 編輯:荒心假期 | 12 次瀏覽
      不知哪位專家發表了自己對社會的獨特觀察,他將城里的男人分為三個等級:騎自行車的是藍領,騎摩托車的是白領,公仆則會坐在小轎車里。按照汪洋海這個行頭,他什么都靠不上,壓根兒也不入流……

      荒心假期

      江南/文


      汪洋海一身休閑裝,鼻梁上架著一副金邊眼鏡,一只公文包掛在頭上,悠哉游哉地騎車去上班。

      不知哪位專家發表了自己對社會的獨特觀察,他將城里的男人分為三個等級:騎自行車的是藍領,騎摩托車的是白領,公仆則會坐在小轎車里。

      按照汪洋海這個行頭,他什么都靠不上,壓根兒也不入流,因為他還處于實習階段,不但身上干凈得好比乞丐,連腦瓜子也不大好使。說白了,他是一個來自農村的窮小子,也像長在墻角里無人關注的蘑菇。

      一連投遞了五十多份簡歷,卻都石沉大海,泛不起一絲波瀾,看著白花花的復印費,特別是像他這種剛步入社會的準畢業生而言,就像用刀割自己身上的肉,那叫一個疼??!

      汪洋海簡直快要懷疑人生,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,為什么不回到縣里好好地上班,卻要在南寧忍痛挨餓,還要招人莫名的白眼。

      好不容易找著一個在工藝美術大樓里的廣告公司上班,卻被告知現在沒什么活干,但要求按時上下班,以便老板有隨時之需。為此,第一個月的工資會不會發,能發多少,汪洋海的心里一直沒底。因為,老板姓莫,員工們戲稱他是莫少爺,長得還一表人才,但實則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,既色又無能,肚量還很小。據老員工們私下傳言,老板有一次去一個酒店吃飯,見到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,第一次就想揩油人家,這不叫色是什么?害得在場的員工們都很汗顏,因為老板這種行為是流氓行為,一旦對方撥打110,他們多半也要跟著老板被請到局里去。所以,新來的員工要想從他的身上拿錢,除非已經為公司做出了巨大的貢獻,否則比登天還難!

      汪洋海管不了那么多,因為馬上就要到月底,這個月的房租還沒有著落,他沒有臉再伸手向家里人要錢了,就算賭上一把他也要呆在這里夠一個月,興許老板良心發現了呢。實在不行,他下個月初再另謀出路。

      現代的年輕人,提倡工作與個性相結合,認為選擇工作單位和工種要與本人的特長,特別是興趣愛好為基準,否則工作過程中不開心,即使攢再多的錢都免談。后來汪洋海陷入了久久地沉思,不會生活就不會工作,這是一個死理,但它只能是處于溫飽乃至小康水平線上的那一號人的夢想。打個比方,一個不學無術的農民(當然是歷史的罪過,不是他本人的原因,六七十年代的農民何嘗不想向“三下鄉”的知青一樣有一個翻身的機會),一旦連最基本的生活條件都不具備,又受到自身素質的影響、年齡的限制和家庭的束縛,何談哪里來的個性奔放、個性選擇和個性灑脫,還有喜甚怨甚呢?這簡直是無稽之談!

      打了個轉彎,汪洋海的心思好像魚兒冒泡一樣,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。前些天,有一位老師向他打探一些有關怎么辦理酒店手續的事情,還好是在電話里詢問的,他唯唯諾諾,總算搪塞過去。在大學里,他學的是外語,跟經營管理無關,而且還沒有拿到畢業證也沒有出道,他哪里懂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。不過,一日為師終生為父,師命如父命,他一點都不敢馬虎。汪洋海心里面想,敢情這位老師退休了想經營酒店吧,那我就幫他查找一番。通過翻閱資料,汪洋海終于了解到:其實要經營一個酒店,不是一件輕而舉易的事情,需要考慮的因素很多:首先,經營者需要向當地有關管轄部門提交經營酒店的可行性報告,了解辦理營業執照、排污證、衛生許可證等需要什么條件,以及現時政府對經營服務性行業有什么優惠政策或限制條件;其次,選址很重要,合適的經營場所是走向成功的前提,因為酒店周圍居民的生活水準,如收入高低、飲食習慣等,都應該列入考慮范圍;再次,菜肴的價格、風味和質量,是能否維持長久經營的一個考量因素,它也是能否吸引團餐或散客(學生、外賓、一般市民)的一個前提條件,特別跟付出的成本,即購買原料的費用,支付房租、水電、稅收及員工工資等不無關系。從心理戰術上說,經營者首先要對自己所經營的酒店有信心,假如遇到了自然災害或其他不利因素,比如罰款、有可能造成的虧損和停業整頓做到最壞的打算,而擁有雄厚的運轉資金是重中之重……

      想著想著,汪洋海不知不覺來到了單位門口??上?,今天仍是“五·一”,七天假期還未結束,公司里空無一人。瞧自己什么記性,不用上班也不知道,莫不是想上班想瘋了吧!汪洋海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,調戲一下樓下從桂林來的賣畫女郎,就準備打道回府了。

      當路過民族西路的一個售樓部時,汪洋海發現有三個乞丐模樣的打工仔躺在走廊里。大的最多二十來歲歲,小的也不過十五六歲。然而,那個小一點年紀的人卻讓他有點觸目驚心。怎么個觸目驚心,他心里面也說不準。因為騎在車上,汪洋海的騎車速度和思維轉動得似乎不相稱,一不小心使他超出了最佳的觀察方位。因為那個小一點年紀的人的緣故,使他心中又不免有一種難仰的情愫牽扯著他,讓他糾結,更讓他好奇。為此,他調轉車頭返回到售樓部的前面,確切地說應該是騎到了打工仔的前面,才停下車來。

      靠近后,汪洋海才得以仔細地端詳起眼皮底下的這位少年來。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孩,之所以稱之為少年,是因為像他這等年紀不論是何種原因,流落街頭是不應該的,也是不可思議的。那少年頭戴一頂草席帽,身穿一件并未破爛但看得出已多日沒洗了的白襯衫,平身躺在破舊且骯臟的被褥上,他的頭下枕著里面裝有許多么物的包袱。他的雙眼睜開著,清澈而明亮。他在注視著往來的行人和車輛。而最讓汪洋海驚訝的是,他的腰間居然還撇著一個高科技產品——傳呼機。少年看見有人在注視自己,他也注視著汪洋海。而汪洋海不免心潮起伏,又回望了他幾眼,自己就像一個做壞事的小弟一樣避開了。

      汪洋海驅車躲避出那位少年的視野范圍,來到一兜側蔭的冬青背面,打算從公文包取出筆記,把他的所見所聞記錄下來。正在這時,他又被前方的一陣吵雜聲吸引住了。只聽“嘩啦啦”的響聲,一輛腳踏三輪車和一輛自行車在狹窄的摩托車道上相撞了。三輪車上坐的是一個工人裝束模樣的人,他在拉著一車的青菜逆向而行。汪洋海想,今天該輪值到他買菜下廚了吧。再來看看另一方,自行車上相互搭乘的是兩個青年女子,她們都是一副很著急的模樣,好像在趕時間上班。然而,汪洋海卻未見到她們兩人手中提有包或肩上掛有包,看來不像是有身份的文職人員。

      汪洋海發現她們的時候,后座上的青年女子已被掀翻在地,仰面朝天,尷尬之極可想而知。另一個女子也下了車,仰或是驚慌失措,看見同伴倒在地上,卻不伸手救助。那個工人在她們的五尺見方之外,站在那里,一副無辜的模樣。倒地的女子爬將起來,同樣回望著“肇事者”,縱使有一肚子的怒氣,又能說什么呢?車道被阻擋了半分鐘左右,后面開始有人叫嚷說擋住他們的道了,雙方人馬才就此打住,驅車前往各自的目的地。

      “行了,沒事了!”汪洋海在心里面安慰自己。準備騎車向前,心里面好像又覺得還有什么事未了,又偷偷地騎車返回到售樓部。而此時,少年已人影全無,地盤被一個看相的占據了。

      汪洋海很有阿Q精神,這個“五·一”假期,無形之中又當起了一回另類的城市筆桿專家。

       

      2001年5月于南寧


      QQ截圖20221219105733.jpg

      謝謝鼓勵




      上一篇: 第一次相親
      下一篇: 失算

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恒全教育聲明
      從2012年開始,覃韋初、莫恒全教授是“恒全教育”獨家特聘的公務員考試專職輔導教師,不再為其他公務員考試培訓機構上課。今后凡以覃韋初、莫恒全教授的名義進行招生宣傳的,均為虛假宣傳,屬于侵權行為。請廣大考生注意!
      聲明人:覃韋初 莫恒全
     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
      快速導航
      无码人妻一区二区无费羞羞影院_99视频在线精品免费观看_久久国产精彩视频53_国产亚洲欧美综合在线区
      <b id="rd2ir"><i id="rd2ir"></i></b>
      1. <i id="rd2ir"><bdo id="rd2ir"></bdo></i>
        1. <samp id="rd2ir"></samp>